琉声声声声声

呐呐大家看这里
圈名琉声,cp基本上没几个雷的,除了南北宁雏,拒绝言受
头像by零点
主混第五、VC、凹凸、火影、查九
脾气算比较好的,跟我说话不需要注意什么啦
扩列走QQ2547115495
文绑:@洛年

樱花漫道。一缕紫烟在空中漂浮着,雪白的梨花稍微有些遮挡住了视线。赤红的油纸伞撑了起来,红发带绑住了乐正绫红棕色的秀发,落在后面的几丝散发被风悄无声息地织着。一身红衣,衣摆被风带起,时不时蹭到几瓣飞舞飘落的梨花。她抬眸看到那正向她走来的少年,嘴角不由地扬起一个完美又漂亮的弧度,酒红的眸子里仿佛也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她眼里有精雕细琢出来的红宝石,徵羽摩柯对她那双眸的看法依然没有改变。倾洒下来的阳光给她精致的轮廓镀一层金边,眉眼之间分外温柔。徵羽摩柯眼里像是有一汪江水,乐正绫就是江上投影出来的朝阳。徵羽摩柯撩起她耳边那一簇发搭在耳后,乐正绫含着笑去扯了扯他的衣角。满天的梨花真的是很美丽。


梦里的梦里的梦里的梦,现实外的现实外的现实外的现实。那你、我所在的世界,到底哪一个是梦,哪一个是现实?你是我的梦中人,我是你的局外人。


我想看言绫这一对笨蛋情侣的日常(嚎)


【琉年】trick or treat

琉声将放在木桌上的浅绿色的瓷杯子端起,小口地咽下略微有些苦涩的茶水,漫不经心地又翻过去了手中书的一页。又是一个万圣节。她扭过头去,看着窗外道路上的孩子们乐此不疲每家每户地去要糖吃。今年会不会有来要糖的呢?今年琉声可是准备好了糖果,免得闹得像去年一样尴尬。她一向不喜欢热闹,也不想换上奇装异服主动敲上门要糖去——当然,如果哪一家准备好了足够多的巧克力糖,她也许会这么干一次。外面的黑幕低沉沉地笼着,孩子们来来回回的行走倒是让这个夜不这么沉寂,也不这么深了。琉声取下金边框的眼镜,收在了如夜一般漆黑的眼镜盒里面。


琉声的目光从窗户那儿穿了出去,一片迷糊的灯光在那里晃来晃去。也许这个夜没那么漆黑。“trick or treat!”琉声拧开门把手,木板门一离开门框,外面那个女孩就抢先一步推开门扑了上来。再熟悉不过的面孔,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想要什么糖?柠檬、薄荷和巧克力口味的吗?”琉声看着洛年提着的那个小小的和南瓜头很像的篮子,差点笑出声来。“你的篮子是空的?我是第一家吗?”


“不是。”装扮成自认为超凶超凶的恶魔的洛年背过手去理了一下黑紫色的翅膀,摇了摇头。“我去晚了,别的几家的糖都被要完了。我觉得你这里应该还有糖,所以就来你这里了。如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过一个有糖的万圣节!”


“那你真是来对了。”琉声转身从架子上的罐子里倒出一大把糖,帮忙塞到了洛年提着的那个篮子里。不需要挑口味,琉声只买了那三种糖。“那么你可不可以也让我过一个有糖的圣诞节呢?”


“唔?琉声声,你想跟我一起去要糖吗?”洛年剥了一颗巧克力糖,含在嘴里含含糊糊地回答了一句。她鼓着腮帮子,样子可爱极了。明明蠢萌蠢萌的,偏偏要装出一副奶凶奶凶的样子。琉声用手指戳戳她的脸颊,是真的忍不住笑了。“笑什么?”


“trick or treat。”琉声得寸进尺地捏着她的脸,笑着凑近了一点。“年年,我想要巧克力糖。”洛年不明所以地盯着她,突然想起了自己嘴里的就是巧克力糖,眼神有些飘忽不定,耳根也好像有点发烫。


“万圣节快乐。”琉声腾出手从洛年的篮子里拿了一颗糖,还没看糖纸上的字就剥开放进了嘴里。琉声咬碎了那颗糖。“啊,柠檬味的。”琉声像是在回味一样,舔了一下嘴唇。


“没事,柠檬味我也挺喜欢。”琉声突然抓住洛年的手臂,洛年被她吓了一跳。琉声又从她的篮子里拿了一颗糖,看清楚了糖纸上的文字后再吃了下去。“不过我还是更喜欢巧克力味的。”


“那再见哦,琉声声!”洛年提着一篮子的战利品,站在门外露出一个俏皮的笑。“明年我还来找你!”当然没有问题。琉声笑着挥挥手向她道别。


“trick or treat!”关上门没好久,门口就又传来了这句话。拉开门,零点站在门口,篮子里已经装了不少糖。“不好意思,我已经没有糖了。”琉声带着歉意地笑笑,这不又跟去年一样了吗。


——————


年年说她想要过一个有糖的万圣节。


虽然万圣节早过了,但是还是满足一下她吧。


还有,我果然还是比较喜欢巧克力。


【暗恋笔记】3.昭华有神功

  “呔!琉声别跑!叫什么糟伐要叫总裁!”昭华挥舞着手里那口黑黢黢的铁锅,耀武扬威且张扬舞爪地向可怜的琉声冲了过去。就在不久前,A1360寝室选举室长,昭华以铁锅要挟,轻而易举地当上了室长。众人:向主厨低头。自从当上了室长,昭华更加肆无忌惮了。她现在常常在寝室里拿着铁锅追杀琉声这只可怜兮兮却又唤不起诸位室友任何怜悯之心的老公鸭。

  “我只是一只老公鸭!你怎么能这么对我!”琉声握紧鸭掌,黯然泪下,有声且声音很大地控诉着昭华的暴行。哦顺便提一提,老公鸭是某次A1360的六个人聊天时琉声突然有了的一个外号。顺便的顺便,琉声她们的寝室号是A1360。

  “呔!琉声!拿命——啊不,拿稿来!”昭华手操铁锅,站稳下盘,双手如游龙一般浮动,颇有一番打太极的高手的风范。她手指快速移动,铁锅竟在她手上旋转了起来,如此有力且有风范的动作竟是如此熟练,引来了众人的一阵叫好。琉声也已忘了昭华是要来拿自己性命,跟着众人一同拍手叫好,还是声音最洪亮那个。昭华越来越起劲,脚踮起来,身子旋着圈,双臂也是不停歇。昭华手指用力一弹,将那口经历过千锤百炼的坚硬铁锅在双手之间来回交换。琉声已看得入迷。昭华一边旋转一边无声无息地向琉声靠近——“噔!”昭华一锅拍在了琉声的脸上,琉声还未反应过来,就这么笔直地倒了下去。昭华举起铁锅,居高临下地看着琉声。“所以,琉声——”昭华脸上绽放出一抹恐怖的笑容,锅又朝着琉声逼了过去。“我更!我更!”琉声心下一惊,下意识地举起双手挡在面前,恐慌地吼了出来。昭华自知计谋得逞,一个旋转,装X一样用锅抵在了墙壁上面,身子稳住后一甩头。她左手叉腰,右手举起铁锅,好像下一秒就要朵蜜大家一样。她一仰头,嘴角的笑容与轻眯的眸子无不显示出她的骄傲与嚣张。她左腿微弯,右腿一发力,然后潇洒地回到了自己的床上。琉声:怕了怕了。“记住了,大家。我刚刚那一招,叫——”昭华炖了一炖,啊不是,顿了一顿,“锅舞第一式,铁锅炖琉声!”众人拍手叫好,并未人去关心被锅舞吓破了胆子的琉声。“昭华!昭华!”的叫好声在房间里回荡,昭华炖时——啊是顿时非常自豪。

  琉声松了一口气,靠着墙壁苟延残喘。昭华真是个狼灭,这是琉声失去意识前的唯一想法。“所以琉声,快写文。”昭华一回头,看到的只是昏倒在地上的琉声。“琉声!??”昭华丢下铁锅,正准备冲上去——然后她一转头,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抄起铁锅后再冲了过去。昭华将铁锅在琉声面前晃了一晃,确认琉声是真的失去了意识后,悲伤地抱住了琉声,头埋在她肩膀上,泪水打湿了她的衣襟。“琉声——!!!”众人这才觉得不对劲,冲到了琉声的身边,痛哭起来。

  “琉声!!!你死了谁来养我们!!!”要是琉声还有意识的话,估计要被气死。

  气死了多好,还能炖来吃了。昭某不负责任且严肃地说道。

《巧言绫色》相关

鵺:

占tag致歉













让各位久等啦!




《巧言绫色》预计于11月底开始通贩!现在靠谱的印场已经开始印刷啦!我们绝对不会拖到明年(被打)




【请已抢过前五十的朋友看这里】




然后这次的通贩,不需要各位抢过前五十的朋友再抢一次,只需要把当时的购买记录(截图或其他各种各样能够证明您已经购买的均可)给客服看就OK!




【请没有抢到前十的朋友看这里】




本次通贩增加了特典的单独购买以及前五十明信片的单独购买







本次通贩增加两篇新文章。




因为咱们这次通贩时间比较晚,还有双十一要来,所以,你们懂我意思……




对就是要留钱买巧言绫色!(被打)




然后就是,因为11月份查这种小本本查得比较严所以我们可能会以奇奇怪怪的方式出售――




比如买周边送说明书。




比如买钥匙扣送笔记本。




比如买鸟笼送草稿纸(??)




最后,谢谢各位支持!



是昭华跟我的聊天对话。
她说悦成加上呆毛就有一米八了(?)

【悦绫】择偶标准

写了悦绫这对也挺喜欢的cp,OOC渣文笔注意。

快要饿死了所以自己动笔了。

——————

“要温柔体贴,会宠人,长得好看,身高至少一米八吧?”悦成听到乐正绫的这句话后,拿着笔在本子上使劲记着的右手猛地停了下来。一米八啊……悦成记得自己好像只有一米七九来着。悦成把笔放在桌子上,撑着下巴看着他记下来的乐正绫的择偶标准。桌子的另一边是一台电视机,里面播放的是记者在不久前对乐正绫的采访。悦成按下暂停键,用手在自己头顶使劲地比划着。一米八,一米八。可是自己没有一米八怎么办?十九岁了,还能长吗?就算只差一厘米,那也是不到一米八啊。悦成叹了一口气,端着杯子到厨房里去热了一杯鲜牛奶来喝。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在意这位前辈的呢?悦成自己也不知道。从对这位前辈的欣赏与崇拜,再到深深地悄悄地埋在心里的爱慕,一切都这么悄无声息。乐正绫直到现在都没有发现他那些小心思。

“一米八……”悦成瘫在了沙发上,第一次感觉这个身高这么让人不爽。悦成觉得他离乐正绫的择偶标准就只差一小步,就是那个一厘米。其他的,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符合的。如果能把其他方面做到最好,那么绫前辈是不是就不会在意这小小的一厘米了?悦成一放杯子,觉得自己想到了一个很好的办法来弥补这一厘米。悦成起身穿上外套,正要出门,突然扭头看见了那杯还没喝完的热气腾腾的牛奶。还是喝完吧。悦成仰头,几口咽下了剩下的半杯牛奶。说不定真能长高。

“悦成,你最近好像……有点不太对劲?”乐正绫瞥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悦成,思索了半天才开了口。其实她也不知道悦成到底有哪里不对劲,她只是凭着自己的感觉说出了这句话而已。

“有吗?”悦成挠挠后脑勺,笑了出来。乐正绫扳着指头勉强扯出了几个不对劲的地方,悦成倒还听得认认真真。“是吗?”悦成又笑了,感觉倒还有些勉强。

“你看我那段采访了?”乐正绫抿着嘴想了一会儿,只能想到这个理由。这个恋爱白痴竟然还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

“啊?啊……是,是。”像是秘密被戳穿了,悦成的眼神飘忽不定,吞吞吐吐地回答着。乐正绫捂着嘴笑了起来,感觉眼前这人有些傻里傻气的。

“听着,悦成。”乐正绫止住笑,严肃正经地抬头盯着悦成。“其实如果是你的话,差一厘米什么的也没有关系啦。而且你本来也就长得很好看。”悦成一愣,不可置信地盯着她。

“不过你要保证你能做到前面那几点哦?”

“好的!一定会做到的!”

乐正绫搂住悦成的脖子,在他的面颊上留下一吻。“我期待你的表现。”

【言绫】狼人杀二十题(六)

完全看不出cp向系列

————

6.另一个“预言家”

我靠什么情况?乐正绫皱着眉头盯着言和被翻开的身份牌。言和,预言家?什么鬼玩意,这么牛批的吗。哪来的第二个预言家?乐正绫闭上眼睛,然后猛地一睁眼。……怎么还是这张牌?她不太相信,把牌又反面压在了桌上——然后又一翻开——还是预言家的卡牌。“两个预言家?还是有什么角色可以把别人的身份牌弄成这样?”乐正绫托着下巴想着。

这个游戏的主办方不负责,举报了。

开局都不讲讲有哪些角色,每种角色有几个,每种角色有什么技能,直接就开始了游戏是什么鬼?游戏主办方说狼人杀的规则大家都清楚,所以就直接开始游戏了。那真是不好意思,我乐正绫就是没玩过什么正宗的狼人杀。乐正绫朝着卡牌翻了个白眼,偷偷在心里向主办方竖了个中指。明天白天去找找言和吧。

众人都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这个时候才刚开始游戏,预言家身份也没有人跳,也没有什么证据,没有人敢轻举妄动。主办方那边终于传来了声音。昨晚是个平安夜。

“我是女巫。”平安夜,讲究。女巫救人,讲究。跳女巫,讲究。“我昨晚救的是言和。”银水,讲究。乐正绫侧目看去,言和眼里满是惊讶与震惊。她在惊讶什么?她的表情里没有害怕与恐惧,只有疑惑此类让乐正绫看不懂的成分。像是……这个消息出乎她的意料?看不懂。乐正绫揉揉太阳穴,熬过了又一个无言的投票阶段。再过几天,就可以跳预言家了。

“那个人悍跳女巫有什么目的?言和你明明就是狼人,昨晚死的也不可能是你,我们没有刀你。”篝火照亮了几个人的面孔。

“那就是有魔术师。”魔术师每个晚上都可以调换任意两个人的身份牌,而且是除非魔术师本人换回,这两人的身份就会一直换着。昨晚他们刀的是乐正绫,可是那个女巫却说昨晚死的是言和,这足够让言和怀疑是不是乐正绫和她调换了身份。这个时候他们是不会轻易动乐正绫的,万一真掉了,死的就是言和了。

乐正绫今天想破了头才终于想到了魔术师这一角色,虽然没玩过正宗狼人杀,但是还是听说过的。既然她和言和掉换了身份,那么这个时候只需要翻开自己的身份牌——卧槽怎么还是预言家身份牌。乐正绫颤抖着把牌翻了过去,然后又翻了回来。很好,还是预言家身份牌。真有意思,因吹丝挺。

又是一个白天。

“言和,你……”言和一愣,以为对方已经发现了她的身份。“你是预言家吧?”言和又是一愣。她什么时候成预言家了?

“言和!我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了!不要再狡辩了!以后我会尽力保护你的!让我们一起引领团队走向胜利吧!”乐正绫正气凛然地握住她的手,严肃且正儿八经的表情让言和有点想笑。真是有点舍不得杀了。